从“韦神”到“邯郸路”,“非升即走”制度逐渐被大家熟知

大家好,我是豆腐网钱老师,今天不谈职称知识,我们来说一说“非升即走”制度。

之前北大的“韦神”在微博上占据了热搜好多,在感叹韦东奕(北京大学助理教授、数学科学学院微分方程教研室研究员)超强数学能力的同时,助理教授的名号也被大家注意。

一些不知道助理教授的,还以为和助理工程师一样,属于初级职称,但其实助理教授的等级和中级职称差不多。

从“韦神”到“邯郸路”,“非升即走”制度逐渐被大家熟知插图

通往终身教职之路漫漫长,图源:academiccoachingandwriting.org

一、Tenure-track

其实“非升即走”起源就是美国的“终身制轨道”(tenure track),在这一制度下,大学会把有潜力的初级学者聘为“助理教授”(assistant professor)。六年后进行考核,如果考核通过,会被提升为有终审职位的副教授或者正教授;但如果没能晋升,则大学会给此人一年的时间找下一份工作。

近些年来,北大、清华及国内很多顶尖的高校都陆续引进了这一制度,比如在北大的人事部的《2021年度北京大学教学科研人员招聘启事》中,就明确提到了教师的聘用制度。

从“韦神”到“邯郸路”,“非升即走”制度逐渐被大家熟知插图(1)

北京大学教师聘用制度介绍

这一制度引进国内后,和国外实行的方法又有点不同。

原本“Tenure-track”制度中6年的考察期,类似于磨合期,在这个过程中学校会给予你最大的帮助,让你留下, 北美一般留任率在50%以上。

但在国内,这6年更像是试用期,在这个过程中,学校同时会招5-10个人竞争一个岗位,最后只有最牛的留下来,其他都是炮灰,留任率10%都不到。

二、 一些思考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2018年武汉大学就被爆出有97%的特聘副研究员没有通过学校审核,引起网络热议。

“3+3”聘期制教师制度推出后,在第一个三年工作考核期结束后,网络曝光只有4人通过评审,进入正式武汉大学的教师编制,而没有通过考核的特聘副研究院等,则面临没有薪水的失业状态。一名武汉大学考核未过关的教师在论坛吐槽制度的不合理,认为「所谓的聘期制就是高级博士后换了一个名称而已,特聘副研究员只是一个没有职称的虚名」。

从“韦神”到“邯郸路”,“非升即走”制度逐渐被大家熟知插图(2)

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:美国的终身教职制度真的适合国内吗?将这一制度引用到国内,是否还需要因地制宜?

国内的终身教职制度,非但没有保护青年教师的工作稳定,反而是让他们直面“非升即走”的险境,这样真的合理吗?

如何结合国外经验,将其改造为真正适应国内具体情况、有利于学术繁荣的本土方案,仍旧是需要长期辩论和探索的问题。

0
如无特殊说明,文章均为本站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
该文章由 发布

这货来去如风,什么鬼都没留下!!!
发表我的评论

Hi,请填写昵称和邮箱!

取消评论
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